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张峰:核心价值观的提炼可以先试先行

发表时间:(2011-05-13)
人民网北京5月3日电 (记者 陈叶军)今天上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张峰教授做客人民网理论频道,以“学习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这是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推出的“建党90周年理论大家谈”系列网上访谈的第二场。张峰表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两个概念,从全国的层面来说,还没有概括提练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一些领域可以先行先试。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到目前为止,所有中央文件提出的概念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而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由此就引出了一些问题:核心价值体系与核心价值观是不是一个概念,如果不是,区别又是什么?为什么还没有概括出核心价值观?

  张峰介绍说,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及其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大体上有四种观点:一是不同论,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体系,不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系。社会主义有很多价值,其中一些是最基本的价值,比较恒定的价值,可以叫做核心价值,它们组合起来构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二是等同论,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是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体系,而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系。二者本质上是一致的。我们通常所讲的价值,就是价值观。有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也就等于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三是区别联系论,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有内在联系,又各有侧重,相互区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础和前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形成和发展的必要条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和最高抽象,体现社会主义的价值本质,决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特征和基本方向,引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构。

  四是包容论,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间的区别在于,其外延有所不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包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范围更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和包容性,是一个多层次的内涵丰富、有机统一的整体,包含着经济价值观、政治价值观、文化价值观、社会价值观、军事价值观等丰富内容。只有建设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才能真正确立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种观点跟第三种观点较为接近。

  张峰表示,他比较赞成区别联系论。他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虽然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联系,但不是等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形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础和框架、指导方针,但并等于核心价值观本身。就像我们要建一座大厦,首先要搭起脚手架,立起框架,接下来才是用砖瓦砌起大厦,并加以装饰。体系可以是庞大的、全面的,甚至是抽象的,但价值观却必须是简洁的、扼要的,甚至是具象的。特别是要言简意赅,便于把握,不能长篇大论,冗长繁琐。可以说,我们已经形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但还没有概括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也是中央文件中始终没有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提法的原因。

  张峰认为,当然,比起提出体系来,概括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难度是很大的。特别在我们这样一个有13多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概括出来的核心价值观要得到广泛认可,易学、易记、易懂、易行,决非易事。凝练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至少有几个因素要考虑到:一是既要符合价值观的规范,又要侧重于思想道德的要求。二是既要体现出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还要符合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三是既要有传统的根基,又要体现出现代的特点。特别是要注意从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借用表达。我们中国古代的文言文有一个明显的长处,就是高度凝练,形象深刻,且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就拿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以人为本”来说,就出于《管子·霸言》:“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本乱则国危。”当然,我们今天赋予“以人为本”的内涵,要比管子丰富得多、也深刻得多。

  至于怎么样概括当代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张峰认为,我们可以参考一下新加坡人的共同价值观。邓小平同志曾说:“广东二十年赶上亚洲‘四小龙’不仅经济要上去,社会秩序、社会风气也要搞好,两个文明都要超过他们,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加坡的社会秩序算是好的,他们管得严,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新加坡的精神文明搞的好,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经国会讨论通过确立了共同价值观,五句话:“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同舟共济;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其中“关怀扶持,同舟共济”在国会讨论时改为“社会关怀,尊重个人”。这样他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就有了可遵循的基本原则。

  张峰指出,虽然从全国的层面来说,还没有概括提练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一些领域可以先行先试,按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形成本领域的各有特色的核心价值观。比如,胡锦涛主席提出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我国司法核心价值观:“公正、廉洁、为民”。这些领域的核心价值观不仅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的体现,而且也为最终形成当代中国的核心价值观作了必要的准备。(B06)

来源:人民网 作者:人民网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