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辅导员博客

我的羽毛

发表时间:(2012-02-27)
  从北京到南京的高铁,还算是宽敞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两边已经坐上了人,左边是个女人,右边还是个女人,有点别扭,就拿着行李到了餐车。不是吃饭的点,餐车里只有几个人在打牌,为了显得不那么尴尬,买了杯香飘飘和一筒薯片,就心安理得地挑了个有阳光的座位坐下来。拿出翻了好久的《六祖慧能传》,就开始享受这冬日午后的小满足。

  过了一会,来了一对父女,估计也是看上了我这里的阳光,就在我对面坐下了。小女孩很可爱,大概三岁的样子,粉红的毛衣,粉红的头绳,还有粉红的圆脸,她拿出一大堆彩色的画片就开始在桌子上摆弄起来,除了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就再没怎么说过话。对于这样安静的小孩,我还是很喜欢的,我把桌上的东西往我这靠了靠,让她有更大的空间可以摆放画片,然后又开始看自己的书。不一会,听见爸爸说“别动,衣服上沾了个脏东西,爸爸帮你拿掉。”我抬眼看了一下,一片白色的小羽毛在红色的毛衣上特别明显,可能是从羽绒服里钻出来的,爸爸很麻利地捏起来然后扔掉。习惯了这种场景的我,很快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火车又咔咔往前开了一会,听见小女孩说“爸爸,你看,小羽毛又回来了?”抬眼看去,果然,小女孩的袖子上粘着一片白色的羽毛,可能是刚才爸爸没有甩出去,或者是甩出去了又被风带回来了,也可能这是一片新的羽毛。爸爸伸手把这片羽毛也捏了起来,小女孩看着爸爸的手说“爸爸,小羽毛舍不得我,不要把它扔掉了吧。”爸爸低头笑了,说“那是脏东西啊。”小女孩仰着脸,认真地说“不是脏东西,他是我的好朋友。”爸爸的笑更深了“那好,不扔掉,还放在你身上好不好?”小女孩笑着点了点头。爸爸轻轻地、仔细地把羽毛放在了小女孩的左胳膊上,让女孩低头就可以看见。爸爸看了会女儿就转过身去打盹了。小女孩又摆弄了会画片,看我在看她,就用右手轻轻地抚着左胳膊上的羽毛说“小羽毛,小羽毛,我们俩是好朋友,我们都不分开”。

  看着小女孩专注的表情,心里还是有所触动的。小时候听故事《皇帝的新装》,觉得那是告诉我们,做人不应该撒谎。慢慢的,长大了,越来越懂得那些讲谎话的大人,也就越来越羡慕那个还能讲真话的孩子。从小到大,岁月带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东西,也会带走又带回一些东西。还记得我们小时候那个简单的梦吗,那么纯,那么真,那么白,就像是一片柔软的羽毛,随着时光的行走,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告诉我们“那是幻想,那是不好的,那是不适合这个社会的”“你要放弃他”,这些声音就像是爸爸的手,在“为你好”的旗帜下,带着你做些改变,我们有多少人曾经坚持过,曾经为之使劲过,我们似乎没有勇气说“尽管他在外人看来是不对的,不好的,不合时宜的,但是对于我的内心,他最珍贵,他是我的朋友”。于是我们看着羽毛飞远,裹着自己没有尘埃的毛衣过冬,风吹来,看到羽毛的影子,而心有点冷。

  最近拜访了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他说,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给自己下过人生的四个定义,“读书,交友,尽责,过瘾”。读书是为了让自己丰富,交友是寻求情感的共鸣,尽责是活出活着的意义,过瘾是讲顺从内心。读书,我们十几年、几十年都在做,做的怎样不说,我们做到了;交友,有那么三个人,不管什么时候,还能想起你,你还能想起他,可以凑一桌麻将,够了;尽责,很难,但是为了周围的环境,我们在努力,也有人在偷懒,责任越大,收获越大,所以不必计较;过瘾,似乎被我们遗忘的比较多,我们对别人太好,对自己太狠,扔掉了心爱的羽毛,拿什么陪我们过瘾?

  马上就要过年了,2012,对自己的心好点。(B03)

来源:校就业助理团 作者:高斌 浏览次数: